欧盟提出7500亿欧元复苏计划 意大利成最大受惠国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5月27日下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正式向欧洲议会提交了一项总值达7500亿欧元的复苏计划,以应对新冠疫情所带来的重大危机,此项计划需要获得欧盟27个成员国一致通过。有官员透露,意大利成为此次计划中最大受惠国。

  据报道,欧盟经济专员保罗·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透露,在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中意大利为最大受益国,分配资金份额为1727亿欧元,其中818.07亿欧元为无偿援助款,909.38亿欧元为贷款;其次是西班牙资金份额为1404亿欧元,援助款为773亿欧元,贷款为631亿欧元;法国援助款为380亿欧元。

  意大利总理孔特对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复苏计划表示赞赏并指出,复苏计划将是意大利未来发展的重大机遇,我们要把目光转向未来,用行动弥补20多年来,意大利与欧洲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所形成的落差。

  孔特表示,意大利必须充分有效用好复苏基金,明确战略发展计划,努力推进国家现代化、鼓励创新、公共及私人投资、学习及科研投资、司法改革、税制改革等方面。政府还将集中优势资源,加大对大学及创新领域的投资,特别是数字技术、生态转型、个体化医学等方面投入,推动可持续发展。

  报道指出,欧盟委员会在提出此项复苏计划前,奥地利、荷兰、丹麦和瑞典已对议案提出质疑。上述四国明确表示反对救助金,应以低利率贷款的方式进行援助。

  布鲁塞尔方面表示,欧盟预计在6月18日举行成员国领袖峰会,但考虑到该项计划涉及内容十分复杂,不排除会在7月举行第二次峰会。(博源)【编辑:李夏君】

美国生物实验室疑云:全球布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27日电 (张奥林 甘甜)一座此前鲜为人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因官方宣布关闭半年,意外成为外界注目的焦点——这一基地,就是位于马里兰州郊外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的技术人员,在一个遏制埃博拉病毒的实验室里进行化验。

  随着该生物基地在2019年7月关闭,2020年3月开放,美国民众提出疑问:其“闭关”时间,与新冠疫情大流行存在时间上的部分重叠;且这座专攻生物化学研究的基地,会不会与新冠病毒存在关联?美国政府的解释,却显得牵强。

  于是,人们在白宫网站上发起“万人联署”,要求公布真相。那么,德特里克堡,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生物基地?

  【黑暗“毒库”】

  2019年9月,美国政治新闻网回溯了半个世纪前,这样一件惨剧:“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名监狱医生隔离了7名黑人囚犯,连续77天给予他们两倍、两倍、三倍、四倍剂量的麦角酸二乙酰胺(半人工致幻剂),没有人知道这些受害者的下落,他们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的。”

  美国政治新闻网写道,这些黑人囚犯“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高度机密的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开发控制思维的方法”,而这一切,正是“基于有着黑暗历史的军事基地——德特里克堡”。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最早建立于1943年,起初的目的是为了在二战中用于生物作战。1949年春,美国陆军在德特里克营地建立了一支名为“特种作战司”的化学家小组,目的是为病毒和细菌寻找军事用途。

  与此同时,中情局为诱使被捕间谍嫌犯“无意识地泄露机密”,还专门组建了化学特种部队。1951年,当时掌管中情局秘密行动部门的杜勒斯聘请了化学家戈特利布。后者长期寻找一种能摧毁人类意识的方法,并测试了数量惊人的复方合剂——这些药物,基本都与精神折磨有关。

  虽然戈特利布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但在1956年正式定名后的德特里克堡,仍被保留为戈特利布的化学基地,用来开发和储存中情局的毒药。戈特利布在冰柜中储存着可能引起天花、结核病、炭疽在内的致病生物制剂,以及大量有机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贝类毒素。

  时至今日,德特里克堡仍是世界上最尖端的毒素和抗毒素研究实验室之一,那里依旧保存着多种病毒。

  然而,转折在2019年7月发生。当时,美国政府勒令这座生物基地,停止所有对最致命病毒和病原体的研究。官方给出的原因仅仅是基地污水系统出现问题。面对民众的质疑,美国政府讳莫如深,反而招致更多猜疑。

点击进入下一页

美国国防部“生物协同计划”(CBEP)活动范围。制图:中新网 甘甜

  【全球撒网】

  德特里克堡,只是美国大规模私下研究生物战的缩影之一。数十年来,其早已在全球建立了上百所类似的生物基地。

  美国建立的生物实验室种类繁多,数量庞大。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2020年2月的统计,美国目前有13家正在运行、扩建或规划中的P4实验室,以及,多达1495个P3实验室。

  根据传染病原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其中,P4实验室,是目前人类所拥有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

  从美国防部官方发布的信息看,不仅是本土,美国还在全世界广泛“撒网”布点。其中,前苏联国家和东南亚及非洲的第三世界国家,是其布局的主要目标。

  独立新闻调查机构Armswatch嗅到了美国的动向。2019年6月,其揭露称,美国军方在全球多地设立了生物实验室,秘密研制生物武器。中东、东南亚、非洲地区……甚至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都有美国伸出的“触角”。

  俄罗斯官方也认为,美国的秘密生物实验室遍布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及周边的27个国家,数目庞大。据证实,美国仅在乌克兰就有15家生物实验室,在格鲁吉亚设有3家实验室和11家小型研究所的研究网络。

  美国在密谋什么?社交媒体上,人们发出疑问。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美国五角大楼。

  对于这个问题,美国官方的态度无非就是“为了从事科学研究”,在有关军事方面的实验室也仅仅提及“是为了防御目的”,但实际上,这其中的水有多深?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5月4月曾表示,五角大楼以打击“生化恐怖主义”为借口,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建立具有双重意义的生物实验室,意在加强其在境外的生化影响。

  在这个问题上,从事美国方向研究的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对中新网表示,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有生物战的功能,意味着这些实验室从事的不仅仅是普通的科学实验,而是在为可能的战争威慑和实际战争做准备。

  李海东指出,美国的这些实验室实际上带有拉拢特定国家发动和预防生物战的目的,其全球布局,无疑对国际总体安全和稳定构成了挑战。

  关于美国在前苏联地区大量设立实验室的目的,李海东认为,美国一般都会在其认为可信赖的国家去建立,地理位置尽量靠近竞争对手和假想敌。同时,此举也带有展示和设立国家战略互信度的目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5月11日,美国、格鲁吉亚和英国军队在瓦兹亚尼进行代号为“高贵伙伴”的联合军事演习。

  另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卿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亦指出,美国在前苏联地区大量设立生物研究所,实际上与北约东扩有关。此举不仅是针对俄罗斯,也因乌克兰等国大量军工企业都被美国收入麾下,美国欲将前苏联的一些研究成果,占为己用。

  【“达摩克利斯之剑”】

  事实上,美国这些生物实验室,不仅数量多,问题同样很多!致命菌株、毒株丢失,实验设备故障,感染病菌的小白鼠失踪……近年来,相关事故频发,造成的影响令人咂舌。

  •2001年,前文提到的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通过信件蓄意向美国政府及媒体散布炭疽杆菌,造成5人死亡,17人患病。

  •2012年,来自旧金山退伍军人医疗中心实验室的25岁研究员理查德•丁,在研究脑膜炎奈瑟菌疫苗时,不小心感染了细菌。他最初只是感到头晕,但没多久,身体变得僵直,也几乎无法说话,最后不幸身亡。

  •2015年,犹他州达格韦试验场军方实验室,把可能仍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送到了美国数十家实验室以及一处驻韩美国基地,致20余人因可能接触或处理样本接受治疗。

  美国建立实验室的动机及潜在危害,成为了一把悬在基地周边民众,甚至全球民众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8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称,美国“似乎在格鲁吉亚开设了一个秘密生物武器实验室,蔑视国际公约,对俄构成了直接安全威胁”。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保护部队官员基里洛夫曾表示,由美国出资设立的格鲁吉亚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于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

  格鲁吉亚前国家安全部长乔尔加泽披露的文件更是显示,2015至2016年期间,共有73名参加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测试的志愿者不幸身亡。

  与格鲁吉亚有类似遭遇的,还有阿富汗。独立新闻调查机构Armswatch揭露称,美国在阿富汗也开展了类似研究项目,其在阿富汗的项目承包商,也在格鲁吉亚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工作。

  2017年,阿富汗暴发了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致237人感染,其中41人丧命。无独有偶,2014年,格鲁吉亚也曾暴发过同样种类的出血热感染事件,34人感染、3人死亡。感染源头,至今不明。

  两起感染事件之间的种种联系,让人疑窦丛生。有资料显示,卢加尔公共卫生中心开展的军方科研项目中,即包含对上述出血热的研究。Armswatch暗示,这两起事件,或许与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有关。

  然而,这些案例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今日美国》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说,美国公众或实验室所在社区,往往只能了解到严重或致命的感染案例,因为这样的案例有时会被作为报告发表在科学期刊上,或成为全国性新闻。这背后还有多少隐藏的惨剧,无从得知。

  【掀不开的幕布】

  “社区居民越觉得这里有秘密,他们的不信任感就会变得更强”,2019年,德特里克堡问题暴露后,附近的民众如是说。

  不仅是实验基地附近的居民,遍布全球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因其不透明性,一切如同被罩在不透光的幕布之下,引发多方担忧。

  《纽约时报》2019年刊文称,美国生物实验室数量逐年增多,却普遍缺少规划和监管。生物实验室安全性问题,已成为美国监管机构面临的最大风险。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5月13日也指出,美国在中国、俄罗斯的周边国家“密集地部署生物实验室”,且不愿公开生物实验研究内容,其行为和目的令人生疑。“美国究竟在做什么?是否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然而,美国从未止步,反而越发猖狂。除建设生物实验室以外,其还在千方百计长期阻拦有着183个缔约国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简称《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其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卿认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有生化武器技术和能力的国家,美国却对《公约》横加阻拦,在军控方面,只控别人,不控自己”。

  刘卿呼吁,“美国应该就透明性给出一个说法,自己要说清楚。”(完)【编辑:张奥林】

世卫组织官员:美洲国家放松防疫限制为时尚早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27日电 综合外媒消息,26日,世界卫生组织美洲区域主任,泛美卫生组织负责人艾蒂安表示,对于已经成为新冠大流行中心的美洲国家来说,现在放松防疫限制措施为时尚早。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当地时间5月25日,虽然疫情仍在持续,但美国旧金山市民在纷纷外出到金门大桥附近的海滩纳凉。 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据报道,艾蒂安在当天的信息通报会上说,“整个美洲地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已经超过245万例,死亡逾14.3万例”,并补充说,该地区“已成为新冠大流行的中心”。

  艾蒂安表示,泛美卫生组织非常关注巴西的疫情,她介绍称,上周7天的新增数据“为(巴西)疫情开始以来7天时段的最高水平”。她还补充说,秘鲁和智利也报告了大量病例,并警告称,“对于美洲大陆多数国家来说,现在还不是放松限制和重新考虑防控战略的时候”。

  艾蒂安还指出,“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并积极采取在其他国家通过测试并被确认有效的卫生措施。”

  目前,美洲疫情持续蔓延,根据世卫组织26日的数据统计,整个美洲地区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已经超过245万例,死亡逾14.3万例。其中美国最多,确诊病例已超161万例,巴西次之,约36.3万例。【编辑:郭炘蔚】

国际大会认捐逾25亿欧元援助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布鲁塞尔5月26日电 (记者 德永健)欧盟与西班牙政府26日牵头召开国际认捐大会,为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筹集援助资金,会后欧盟通报认捐总额逾25亿欧元。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当地时间5月26日,欧盟与西班牙政府牵头召开国际认捐大会,为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筹集援助资金,会后欧盟通报认捐总额逾25亿欧元。图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中)等高官通过视频连线参会。中新社发 欧盟 供图

  据欧盟委员会当日发布的公告,在联合国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的支持下,计有50多个代表团参会,涵盖联合国机构、国际金融组织、国际及国家民间组织等,大会共认捐25.44亿欧元,其中5.95亿欧元为赠款。

  作为“东道主”,欧盟及其成员国将为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捐赠2.317亿欧元,承诺提供1.442亿欧元人道主义援助和中长期发展援助,欧盟“政策银行”欧洲投资银行也将追加4亿欧元贷款。

  公告显示,欧盟援助除聚焦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还将覆盖收容这些难民与移民的哥伦比亚、秘鲁、厄瓜多尔等国。例如,欧盟将为收容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的社区提供7000万欧元发展援助,支持社区改善基本公共服务,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加强食品安全与营养,从而促进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更好地融入收容社区。

  此外,欧盟还将提供6770万欧元人道主义援助,用于委内瑞拉边境等地区的即时救济行动,为当地难民、无家可归人员、收容社区和其它弱势群体提供卫生健康、安全、教育、营养、饮用水乃至心理支持等援助。

  欧盟与西班牙政府会后发表联合声明称,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现已超过400万人,新冠肺炎疫情令形势更加严峻,当前国际社会需要认识到形势的紧迫性,调动资源为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提供支持,同时在更大范围更好地协调国际援助。

  2015年以来,受国内局势影响,委内瑞拉大批民众离开家园,前往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邻国。去年10月,欧盟曾在布鲁塞尔召开“国际团结会议”,汇集200多个代表团商讨如何支持委内瑞拉难民与移民,召开国际认捐大会的想法正是在这次会议应运而生。(完)【编辑:田博川】

美高官:G7线下峰会或6月底举行 与会者将被检测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25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当地时间2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表示,七国集团(G7)峰会很可能将以领导人亲自与会的方式举行,时间预计在6月下旬。此外,美国还将为与会者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我认为G7集团领导人很想亲自会面。”奥布赖恩说。同时,他表示,总统特朗普已经向其他领导人发出邀请,并收到了“很大反响”。

  奥布赖恩在谈到时机时说,“我想是6月底。”他表示,将这么多国家元首带到华盛顿需要做好“后勤工作”。如果G7集团领导人亲自与会,美国将为所有与会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确保安全。

  特朗普20日就曾提出恢复面对面举行G7峰会的设想,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正在考虑重新安排七国集团峰会的时间,在华盛顿特区的传奇戴维营举行,在同一天或相近的日期。”“其他成员国也开始(从疫情中)恢复,这将是一切正常化的一个伟大标志!”

  法国爱丽舍宫的一名官员20日表示,如果疫情趋缓,法国总统马克龙愿意前往美国参加线下峰会。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在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后不久表示,在承诺亲自与会前,他需要看一下,美国提出了哪些确保人员安全的措施。

  目前,美国仍然对欧盟和英国实施旅行限制,并要求入境者强制隔离。因此,领导人是否需要特别例外来进入美国,仍有待观察。美国和加拿大的边境也在6月21日前,禁止非必要的旅行。

  此前,特朗普在3月宣布2020年的G7峰会将以虚拟方式进行,有关面对面活动的计划随之被暂停。报道称,组织这样一次峰会通常需要东道国几个月的时间。因此,官员们20日表示,总统需要在一周之内决定是否继续推进该活动。【编辑:孟湘君】

日媒:日本政府拟于25日解除东京等5地的紧急状态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月25日电 据日本共同报道,24日,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在25日全面解除该国东京都、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和北海道的紧急状态。

  据报道,2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相关内阁成员对新冠疫情进行了分析,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表态称,“新增感染人数日益减少,在(紧急状态)持续地区也有同样的趋势,医疗状况紧张已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同日,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也在记者会上透露,将在25日召开的政府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就解除5地紧急状态向专家征求意见。

  日本政府将“最近1周新增感染者在每10万人口约0.5人以下”作为解除紧急状态的标准之一,同时还将结合医疗、检测体制情况等进行综合判断。同时,日本政府还认为,即使数值未能达成大致目标,只要能够确保充分的医疗和检测体制,并能追踪感染途径,即可解除紧急状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4月7日宣布东京都等7个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并在4月16日将适用范围扩大至日本全国。5月4日,鉴于疫情尚未缓解,紧急状态被延长至5月31日。5月14日和5月21日,日本政府先后取消了39个县和关西3府县的紧急状态。【编辑:孟湘君】

IOC高官:10月是判断东京奥运能否举行的重要节点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客户端5月23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监督东京奥运会筹备状况的国际奥委会(IOC)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近日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表示,今年10月将是判断其能否举行的重要节点。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IOC高官称,10月是判断东京奥运能否举行的重要节点

  共同社援引澳媒报道称,约翰-科茨近日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表示,今年10月将是判断其能否举行的重要时期。他还重申了不能再次延期的想法。此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推迟至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仍无法按期举办,那预计将会取消。

  报道称,科茨表示“将继续以明年举办为前提,准备各种预案”,举出奥运村的隔离措施和场馆的入场限制等课题。此外,关于直到日本疫情扩散后的3月才决定东京奥运延期一事,他表示这是今年最后悔的一件事。

  共同社指出,国际奥组委和东京奥组委面向明年夏季举办推进准备的姿态没有改变,但全球范围疫情何时平息以及疫苗的开发、流通情况无法预见,科茨的发言反映出IOC的危机感,认为在采取防疫对策的同时运营超大型活动很困难。

  此外,日本国内的奥运相关人士中还出现了有必要根据疫情,在“明年年初”判断能否举办的看法。(完)【编辑:岳川】

疫情下的美国:当种族问题遇到新冠病毒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纽约5月21日电 (记者 马德林)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美暴发,许多州要求居民在外出时佩戴面部遮盖物。但是近日在科罗拉多州狄龙市(Dillon)一家超市内,竟然有一名男子佩戴只露出双眼的3K党式兜帽,上面还绘有类似纳粹标志的图形,引发热议。

  种族主义这个美国社会的“顽疾”,遇到新冠病毒后,正在产生令人担忧的后果。

  在3月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纽约州迅速成为美国疫情的“震中”。新冠肺炎疫情早期,美国亚裔民众因为戴口罩遭到辱骂攻击;纽约最大的华人区——布鲁克林八大道发生华裔女子遭人用化学物质泼脸的恶性伤害事件;《华盛顿邮报》称,许多亚裔医护人员反映,他们不仅遇到言语或肢体攻击,甚至有病人拒绝接受他们的治疗。纽约警局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居家避疫政策的实行,纽约市4月罪案数同比下降,但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数量却明显增加,且均与新冠病毒有关。纽约州总检察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于三月专门设立热线电话,以应对新冠疫情引发的排外情绪和仇恨犯罪。

  美国亚裔群体无疑是疫情下种族主义的直接受害者。但在可见的各种侮辱、伤害事件之外,新冠肺炎疫情也再次揭露美国长期存在的、与种族相关的“结构性缺陷”。

  纽约市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纽约市西班牙裔和黑人中,因新冠肺炎住院的人数和死亡人数均为白人的两倍。纽约州方面统计,截至5月6日,在纽约市以外的地区,西裔死亡数占比高出该族裔总人口占比3个百分点,黑人高出9个百分点;白人死亡数占比低于总人口占比15个百分点。

  有分析认为,西裔和黑人在美国经济结构中普遍处于低位,多从事体力劳动和服务行业,居住在环境较差社区。他们工资收入低、家庭人口多、生活和卫生条件差,很多人缺乏合理的医疗保障,在疫情中格外脆弱。纽约市卫生局局长巴勃特说,疫情给不同人群带来的风险并不均等。《纽约时报》直言:种族和收入成为疫情中决定生死的关键因素。

  如果不幸染病,种族可能影响一个人的生死;在防疫过程中,“种族也可能影响一个人是否会被捕”也成为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4月下旬,纽约市开始动用警力在全市公共场所强制执行“社交距离”,但也招致“执法不公”的批评。本月初,纽约市公益维护人威廉姆斯(Jumaane Williams)称,针对违反“社交距离”的逮捕中,68%被捕者为黑人,24%为西班牙裔。詹乐霞也公开质疑,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对少数族裔过度使用武力,在白人社区却很少进行逮捕。

  纽约警局局长德莫特·谢伊(Dermot Shea)则反驳称,警局执法队伍中大多数都不是白人,近期的逮捕和传唤比往年还有所下降,纽约警局绝对不是一个“种族主义”机构。他并表示,对纽约警局的“种族主义”不实指控正在煽动仇恨情绪,一些警员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

  美国多地在疫情中频现种族问题令人关注,而某些政要的种族主义言论则引发了人们的愤怒并遭到广泛批评。但同时人们也注意到,在社交媒体上反对者与支持者对此针锋相对的争论。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威胁美国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同时,种族问题恐将造成更多撕裂。(完)【编辑:张奥林】

美国参议院批准拉特克利夫出任国家情报总监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华盛顿5月21日电 (记者 沙晗汀)美国国会参议院当地时间21日表决通过拉特克利夫出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的提名。拉特克利夫将正式出任美国家情报总监。

  在当日的投票中,49票赞成、44票反对,投票结果完全按照参议院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布情况。拉特克利夫成为该职位历史上获得支持票数最少的提名人选。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在投票前对拉特克利夫的提名表示反对,他认为拉特克利夫缺乏该职位所必需的“独立公正”并且相关经验缺乏。

  民主党议员怀登表示,拉特克利夫曾在多个关键事件中表达过“让人不安的言论”,因此他很有可能将“情报政治化”。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则对拉特克利夫表示赞赏,称他将带领各情报机构应对多方威胁并保证工作“不存在政治偏见”。

  拉特克利夫自2015年开始担任联邦众议员,是共和党籍保守派议员,被美媒认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他曾公开表示,俄罗斯未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并认为引发弹劾特朗普调查的匿名“吹哨人”是在说谎。

  国家情报总监一职自去年8月前总监科茨因与特朗普不合离职后一直空缺。特朗普去年曾提名拉特克利夫出任国家情报总监,遭到共和党议员质疑其经验不足。今年2月,特朗普再次提名拉特克利夫。

  在本月5日举行的提名听证会上,拉特克利夫强调会保持“独立性”,并称任何人的观点都不会影响情报结果。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成立于“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负责协调美国16个情报及安全部门的运作。拉特克利夫上任后将面临2020年大选、新冠病毒等相关事宜。(完)【编辑:郭炘蔚】

美国拟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华盛顿5月21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政府21日对外表示,美方将退出《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理由是俄罗斯违反条约。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在白宫解释这一“退约”决定时说,“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非常好,但俄方没有遵守条约,所以在他们遵守条约之前,美方将退出。”

  他补充说,双方很有可能会达成一项新协议,“或者做些什么来重新达成协议”。

  《开放天空条约》于1992年签署,2002年生效。依据条约,缔约国可对其他缔约国的全部领土进行空中非武装侦察,以核查对方执行国际军控条约的情况。条约现有34个缔约国,包括俄罗斯和大部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

  这是美国又一次在国际军控领域退出相关条约。2019年8月,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并在随后开始试射条约所限制的常规陆基巡航导弹。

  美国媒体称,特朗普政府21日已向相关盟国通报这一决定。原因是俄罗斯违反条约,且通过美国和商业卫星能更快、更低成本地获取空中侦察图像。

  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决定反应不一。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21日发表声明,支持美国退出该条约。他认为,该条约技术上已失效,成为了俄罗斯情报部门的宝贵财富。美国不必再为“过时的条约”浪费资金。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艾略特·恩格尔等民主党议员则警告称,白宫此举“在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背景下,不仅短视,而且不合理”。

  该条约的支持者认为,《开放天空条约》是美国支持其盟友的宝贵工具。一些美国盟友并没有先进的间谍卫星来获取这些非机密图像。

  目前,美俄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只剩将于明年2月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联社指出,特朗普政府的这一最新举动,将让两国续签该条约的前景黯淡。(完)【编辑:叶攀】